綜合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綜合資訊

深化國企改革 促進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20-02-21 00:00:00 瀏覽次數:224 文章來源:經濟參考報 字體:

    我國國家治理體系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管理國家的制度體系,包括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和黨的建設等各領域體制機制、法律法規安排,是一整套緊密相連、相互協調的國家制度。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第一次把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與現代化聯系起來,揭示了現代化與國家治理的內在密切關系。國家治理現代化既包含了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國防軍隊和黨的建設等各個領域的治理,也包含了政府治理、政黨治理、市場治理、社會治理、生態治理、第三方治理、源頭治理等各個方面的治理。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強調,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全黨的一項重大戰略任務。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物質基礎和政治基礎,既是我國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參與者,更是實踐者和促進者。

    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離不開國有企業

    首先,國有企業是我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主要承擔者。

    集中力量辦大事,是中國社會主義經濟的突出優勢。國有企業在我國社會主義經濟建設和發展中,起到了主力軍的作用。建國初期,我們黨通過集中全國資源創辦了大批國有企業,把我國從一個一窮二白的農業國,迅速建設成為門類比較齊全的工業化國家,完成了從清朝洋務運動到民國一直未能實現的近代工業化任務,為我國經濟實現現代化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當前,我國建立了涵蓋從一般的民用輕工業類,到關系未來的生物、信息、工程、新材料、新能源、人工智能等從低到高的全行業國民經濟體系,成為全球唯一一個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產值規模高居世界第一,為我國經濟安全和獨立提供了堅實的基礎。國有企業是我國制度優勢更好轉化為國家治理效能的重要承擔者。

    其次,國有企業是我國當前實現跨越式發展的主力。

    改革開放,特別是加入WTO以后,我國經濟加速發展,以基礎設施建設、房地產、機械制造、石油石化、電子電氣為核心的支柱性產業迅速發展,國有企業起到了主體作用,并帶動了我國民營經濟的快速發展,起到了產業引領作用。國有企業還是我國企業技術進步的主要引領者,是我國科技創新體制的主要承擔者。2011年以來,中央企業的科技研發投入一直占到全國總研發經費的1/4強,中央企業累計擁有有效專利和發明專利每年增長量超過30%,中央企業國家級的研發機構超過700個,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占到一半以上。中央企業在載人航天、探月工程、深海探測、高速鐵路、特高壓輸變電、國產大飛機等領域,以及核電、風電、電動汽車等設備制造及產品研發方面達到或接近全球領先水平。中央企業通過在戰略競爭領域的創新發展,有效帶動相關產業向產業鏈的高端轉移,引領我國經濟轉型升級。國有企業是我國以經濟現代化促進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推動者。

    其三,國有企業是我國基礎民生、實現社會和諧穩定的主要提供者。

    國有企業在世界各主要國家均承擔市場失靈領域提供社會公共產品和服務,以及承擔起反經濟周期的任務。在我國,國有企業除承擔起保障我國國防安全、實現經濟獨立自主以外,在公共服務領域,如糧棉儲備、城市供水供電供氣、公共交通等領域,中央和地方國有企業提供了較為全面的基礎服務。不僅如此,國有企業還在援疆援藏、精準扶貧、區域協調發展等涉及國家民生保障的重大戰略任務中起到重要作用。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企業結對幫扶246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投入定點扶貧資金超過75億元。

    此外,國有企業還是公共財政的穩定提供者,2018年全國國有企業上繳稅金46089.7億元,占全國稅收總額在1/3以上。國有企業除了上繳國有資本收益充實公共財政外,早在2001年,我國就啟動了上市公司國有股權減持、充實社保基金的改革,2009年啟動了國有企業境內外IPO上市,劃轉實際發行數量的百分之十的國有股權由社保基金持有,2019年又開展了全國國有企業集團層面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試點工作。目前全國國有企業國有股減轉持充實社保基金,占財政性凈撥入的1/3強。國有企業是實現我國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社會穩定器。

    促進治理能力現代化要處理好五個基礎關系

    一是政府與市場的關系。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指出,經濟體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核心問題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正確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必須緊緊圍繞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大幅減少行政審批,加大簡政放權、減稅降費的力度,更有效地發揮政府宏觀調控職能,充分激發經濟活力。

    二是改革、開放與穩定的關系。

    改革、發展、穩定是我國現代化建設中的三個重要支點,缺一不可。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要實施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全面開放。在促進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過程中,我們要謙虛地借鑒與吸收世界一切先進文化的積極成果,進一步以開放促發展,以發展促穩定。

    三是政府、國有資本出資人與國有企業的關系。

    推進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要進一步加快政企分開,進一步促進企業以市場需求為中心配置經營資源,明晰政府、國有資本監管與國有企業之間的權責邊界,明確各方責任,正確處理授權經營和加強監督之間的關系。國有企業要繼續堅持市場化改革,不斷增強的活力、控制力、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做強做優國有資本。

    四是國有企業與市場機制的關系。

    國有企業具有多重屬性,既有完全競爭領域的市場化業務,也有非市場化的公共服務及保障型性的業務,還有戰略競爭性業務,有些業務還相互交叉,會發生動態轉化。國有企業進行市場化改革,必須對國有企業及其相關業務進行分類,分類改革、分類監管。此外,為實現黨的十九大提出的培育世界一流企業目標,國有企業還應該注意處理好高質量滿足國內市場需求與提升國際競爭力的關系。

    五是國有企業與其他類型企業的關系。

    2002年黨的十六大就明確提出,要“堅持和完善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必須毫不動搖地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必須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指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等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既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又同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生產力發展水平相適應。當前,國有企業在基礎性、保障性及戰略競爭領域引領我國國民經濟的發展,民營企業在解決就業,繁榮市場,促進國際經濟交流,實現稅收等多方面促進我國經濟社會穩定發展。國有與民營企業互有優勢,也各自存在體制機制的問題,既存在完全競爭領域的競爭,也存在大、小企業,內向型與外向型企業之間的合作與互補。實現市場對資源配置的決定作用,要堅持“競爭中立”原則,促進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改進各自經營機制,實現相互促進、共同發展。

    深化國有企業改革推進我國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

    目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我黨的一項重大戰略任務,更是國有企業的重要責任。

    首先,在國家宏觀政策層面。

    一要加快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建設。

    現代市場經濟的本質是法治經濟,實現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首先就要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要“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總目標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十九屆四中全會強調,必須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堅持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共同推進,堅持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加快形成完備的法律規范體系、高效的法治實施體系、嚴密的法治監督體系、有力的法治保障體系。為此,必須堅持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為指導,面向實踐、面向未來,適應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發展要求,緊緊圍繞全面深化改革的戰略部署,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調整和處理各種社會關系、利益關系,充分調動各方面積極性,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創造良好法治環境。

    二要加快市場體系建設。

    實現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要求,就必須加快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完善公平競爭制度。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要“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完善公平競爭制度。”為此,需要進一步深化市場機制改革,改善營商環境,為企業提供公平公正、健康有序的競爭平臺。一方面要進一步完善各類市場規則,建立公平、開放、統一、有序的市場體系,減少和打破各類市場壁壘,營造各類市場主體公開公平公正參與競爭的市場環境。另一方面,要加快重點領域改革,按照十八屆三中全會指出的“國有資本繼續控股經營的自然壟斷行業,實行以政企分開、政資分開、特許經營、政府監管為主要內容的改革,根據不同行業特點實行網運分開、放開競爭性業務,推進公共資源配置市場化,進一步破除各種形式的行政壟斷”要求,加快相關行業改革,此外,還要進一步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推動資本市場法治建設,提升金融服務于實體經濟的能力。

    三要進一步加大對外開放的步伐。

    對外開放是我國的一項基本國策,是我國經濟騰飛的一個秘訣,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一件法寶。加入WTO以來,我國實現了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速度最快的經濟社會進步,中國的成功歸功于自身努力,也得益于全球化,既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也是塑造者。開放是國家繁榮發展的必由之路,必須順應我國經濟深度融入世界經濟的趨勢,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指出,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實施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全面開放。為此,要進一步加大對外開放的深度和廣度,加緊落實一系列重大開放舉措,加快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高度自信地全面提升我國對外開放水平。

    四要進一步轉變政府機構職能。

    適應深化改革和進一步對外開放的要求,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要進一步推進政府機構的改革,加快政府機構職能轉變。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強調,要深入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改善營商環境,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為此,要進一步完善國家宏觀調控體系,減少政府直接行政干預市場和企業經營的行為,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同時進一步減稅降費,切實減輕企業負擔,促進社會就業和居民收入增加,對沖經濟下行壓力、做好“六穩”工作。

    五要推動全國國有資本一盤棋協同發展。

    國有資產屬于全民所有,是全體人民共同的寶貴財富,在推動經濟社會發展、保障和改善民生、保護生態環境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目前實行國家統一所有,分級監管體制。其中,中央企業在涉及國民經濟命脈和國計民生領域,如軍工國防、全國性重大基礎設施、戰略競爭、跨區域協調發展發揮主要作用;地方國有資本在促進地方經濟發展、地區基礎設施、地方民生改善、促進地方特色經濟發展起主導作用。促進我國國民經濟協調、快速、健康發展,加快實現我國治理能力現代化,要加快政府職能部門與下屬企業脫鉤,實現經營性國有資產統一監管,強化國有資產監管的法律法規統一、監管制度統一、統計核算統一、考核分配制度統一、落實保值增值責任統一、激勵約束統一。此外,還要實現國有資產在全國層面的戰略協同,充分發揮中央和地方的積極性,以產權為紐帶,實現中央企業與中央企業、中央企業與地方國資的一盤棋發展,全面提高國有資本營運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其次,在國有企業層面。

    一要加快市場化改革步伐。

    堅持國有企業市場化改革方向,要加快完善國有企業法人治理結構,建立健全出資人、企業決策層、經營管理層、員工及其他利益相關方的權力制衡和協同機制,使國有企業加快實現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的生產經營管理機制,實現市場化的選人用人機制、市場化的激勵與約束機制,促進企業成為依法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擔風險、自我約束、自我發展的獨立市場主體。

    二要分類推進國有企業授權經營體制改革。

    深化國有企業改革,要在進一步推動政企分開、防止內部人控制的基礎上,加快國有資產出資人機構自身改革,實現監管不缺位、不越位。為此,國有資產出資人機構需要加快職能轉變,突出以管資本為主加強國有資產監管,大力減少行政化審批與管理,對國有企業分類授權經營,既充分發揮企業經營的積極性,又保證授權與約束的平衡,促進企業積極參與市場競爭,實現國有資本保值增值。

    三要加快國有企業自主創新機制建設。

    國有企業在國家創新體系中發揮基礎作用,在我國實現跨越式發展起引領作用,在一般性競爭領域起競爭力的支撐作用。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指出,要“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健全國家實驗室體系,構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舉國體制。加大基礎研究投入,健全鼓勵支持基礎研究、原始創新的體制機制。”為此,國有企業要盡力破除影響自主創新體制機制性障礙,不斷縮小與世界先進企業的差距,努力改變核心技術、關鍵設備和零件受制于人的局面,促進我國產業轉型升級和全社會創新發展。

    四要促進企業更多地履行社會責任。

    國有企業高質量發展,不僅體現在企業實力、規模和效益上,更體現在對社會責任的踐行。國有企業在積極推動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過程中,需要更加積極地履行社會責任,在實現創新發展、協調發展、綠色發展、開放發展和共享發展,實現我國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方面作出更多的貢獻。

    五要以自覺加強黨的建設引領發展。

    黨的建設是國有企業改革發展的“根”和“魂”,新時代國有企業要引領時代,促進國家治理現代化,就必須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深化體制機制改革,不斷提高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提高效益和效率,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發揮頂梁柱作用。(王 絳)

[關 閉]